旧日篇章 第二十九章 光与影(七)

2019-12-05 05:56:49 来源: 江北信息港

旧日篇章 第二十九章 光与影(七)

刻宿终于也撑不住了,胸口的漆黑之日彻底脱离束缚,融入了零歌手中的漆黑之日之中,刻宿的身体无力的倒下,积压了十一年的漆黑之日,虽然已经被封印,但是早已融入了他的身体。

漆黑之日的脱离,太过粗暴,刻宿已经变得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他,看着青雾被吹开之后,露出的繁星点点的天空,心中一片宁静,他的信念是保护好圣见山这个大家庭,可惜信念啊,它并不能决定一切,所以人呐不能为了信念去拼尽所有。

人要停下看看周围,其实人生在世有许多乐趣不是,自嘲的笑了笑,刻宿眼睛一闭,再也没有了气息。

离陌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刻宿的倒下,让他的身子也向后倒去,只是数根阴影触手将离陌的身体裹住,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离陌拉向零歌那边。

“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了,你看刻宿那个迫害你的老家伙也死了,这些再也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在一起了。”零歌神情病态,只是突然铃铛声大作,瑶歌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她的手中拿着一把长剑,速度极快的来到离陌身边,一把抱住离陌,长剑一卷,将暗影触手斩断。

零歌大怒,但是举着漆黑之日的她却并不能移动,她那稍微扭曲的思维慢慢反应过来,仪式还没有结束,也就是说,那个该死的家伙骗了他。

一阵青雾闪过,章奇从隐藏状态走出来,他满是苦笑的看着不远处的零歌,摊开手心,在那里也还有着一轮漆黑之日。

瑶歌看着奄奄一息的离陌

,握住了离陌的手,启动了上代大祭司交给她的法术,也是上代大祭司用的法术,瑶歌的容颜变得苍老,暗影力量裹挟着她的生命力,向着离陌涌动。

瑶歌的另一只手将离陌的眼睛蒙住,她轻声的说道:“别看我,老去的我一定很丑。”

“听着,离陌。暗影之日就是一个骗局,大祭司被祂操纵了后半生,她一直寻找着脱离控制的办法,于是她发明了这个法术。”

“所有的暗影力量都被漆黑之日掌控,但是如果向里面混杂一些东西,那么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比如说生命力。”瑶歌的声音变得微弱:“我原本以为我没有用到这招的机会,但是很显然,上天眷顾了我们。”

“我记忆之中那个人的身影早已经模糊不清,你或许和他很像,或许和他不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瑶歌微弱的带着轻笑说道:“我记不清楚他,但是我记得那种感觉,和现在很类似的感觉。”

“我给不了你回应,我不想将你当做他的替身,我的心就那么大,住不下两个类似的人,抱歉了离陌。”瑶歌将脑袋凑近了离陌的耳边,她轻声,或者说也只能轻声的说道:“我死后,你能不看我那苍老丑陋的尸体么?”

“别看我,让我的样子留在你脑海里面,别像我一样忘记了,为他而生,因你而死,其实挺好的。”

瑶歌渐渐没有了呼吸,衰老无力的手落了下来,离陌闭着眼睛痛哭,暗影魔力混杂着生命力,让离陌不仅重新拥有了力量,就连肺部的伤痛都好了许多,尽管还会有着咳嗽的后遗症。

他想起之前瑶歌单手撑着脸颊,那柔情似水的目光,她一开始或许看的记忆之中那个人,但是之后可能连她自己都分辨不清,看的是谁了吧。

反手抱住瑶歌的尸体,离陌看向周围的情景,尸体瘫倒在地上,鲜血在流淌,生命在不断的哀嚎,这些或许都是源于他的决定。

另一边,章奇无言的拿着一块印有漆黑之日的石头,看着模样大变的零歌,脸上闪过各种情绪,爱而不可得,这或许是人世间的一种悲剧吧。

“章奇!!是你在搞鬼,你个混蛋,快点给我终止了这个仪式。”零歌疯狂的叫道,身上的暗影触手也在不断的乱闪,她看到离陌重新恢复活力,居然哀嚎一声。

“离陌,你又想逃,你给我站住,我和你在一起十多年,就比不上那个小婊子和你一年的时间么?果然我还是应该先打断你的手脚好一些,这样你就无法离开我了。”

“章奇,我知道的,你喜欢我对不对,你会为了我做任何的事情对不对,既然你喜欢我的话,那就将那一轮漆黑之日交给我……”

看着眼前疯言疯语的零歌,章奇明白,零歌已经被漆黑之日感染了,她的人格被扭曲,思维被污染,整个人已经完全变成个另一个模样。

“零歌啊,我爱你。”章奇脸上带着笑意,手中出现一棵五色花,所谓的五色花其实并不五色,相反这是一种黑色的小花,正确的叫法,应该是无赦才对。

五色花有剧毒,服下后必死,不过五色花很少会用到,五色花微辣,并且必须要服用才会有剧毒,所以在上百年前,帝国皇朝才是用的多的,皇上赐死之时,一般是赐下五色花,有着罪无可赦的意思。

章奇一口吞下五色花,手里举着一轮漆黑之日,向着零歌走去,将暗影的影响剥离到自己的身上,然后让其随着自己的死亡而消散,这或许就是的结果。

零歌手中的漆黑之日一阵颤抖,章奇看着不远处狰狞的零歌,没有在意,脑海之中闪过了陆离的那句话,活人永远赢不了死人,他啊,不奢求去赢离陌,但是只要能够在零歌的心中占据着那么一些位置就好了吧。

零歌手中的漆黑之日一阵颤抖之后,章奇带着迎接死亡的笑容,戛然而止,他手中的漆黑之日居然脱手而出,飞向了零歌手中。

“你骗我!!!”

“不好意思,我只是给了你一个模样差不多的东西,然后让你自己选择,我只是没有把话说全罢了,哪有骗人。”陆离愉悦的笑声响起。

章奇不敢置信的看着彻底被黑暗笼罩的零歌,口中吐出黑色的鲜血,无力的倒在地上,用尽一点力气,向着零歌那边蠕动,伸出手想要阻止零歌。

可惜的是,五色花的剧毒猛烈无比,一旦发作就是无力回天,无论章奇有着多少的不甘心,死亡如约而至,零歌身上的暗影力量也慢慢的内敛。

温州治疗男科医院

扬州治疗性病费用

武汉民生医院姚行齐

大庆市东海医院预约挂号

淄博治疗早泄费用

一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小孩感冒咳嗽怎么办
小儿咳喘怎么治
3岁宝宝晚上咳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