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真正打破电网垄断

2019-08-15 18:38:41 来源: 江北信息港

  11月4日傍晚,国家发改委在其站挂出了一份名为《关于深圳市开展输配试点的通知》。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份通知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对于改革而言,这份通知却信号意味极强,因为它也许意味着打破电垄断的改革有可能启幕。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这份看上去不过是发给一个地方城市的通知,其风头立时压过了当天召开的 两交一直 工程启动动员大会。

  电是典型的自然垄断行业,国家电则是典型的垄断国企。目前,系统的市场化改革在发电侧和用电侧都已逐步推进,唯有在中间的也即电这个环节,却迟迟难有进展。这种局面,客观原因是电本身的行业特性使然。所谓的自然垄断,也就是一家公司经营、拉一根线比较经济,而多家公司经营且每家公司都拉一根线,先不说效率,光那些线就能烦死你。这种自然垄断的情况尤其在公用事业领域非常明显,例如自来水管、暖气管等,都是一家公司在经营,不可能多家公司都把各自的管道通到居民家里。

  尽管公用事业领域自然垄断有其合理性因素,但其弊端也非常明显。既然行业特性赋予了企业垄断的权利,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赚取垄断利润自然成为企业的天然选择。中国的电之所以招致诟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低买高卖两头通吃,发电企业和用电的消费者,都惹不起电这个中间环节。

  显然,电垄断需要改革。怎么改呢?根据国家发改委上述通知透露的信息,深圳的试点将打破现行买电卖电赚取购销差价的电企业盈利模式,改为对电企业实行总收入监管,核定准许成本和准许收益,固定电企业的总收入。简单说,就是在确定成本的基础上,把收益卡死,不能让企业想挣多少就挣多少。

  公用事业领域的价格一般都是政府管制价格,大多的做法是政府定一个价。但这样限价的问题是这个价很有可能不准确,要么定低了打击企业的积极性,要么就定高了伤害消费者利益。所以,目前倾向的做法是成本加价,在核定成本的基础上再把一定的合理利润留给企业。可是,这种做法看上去很合理,但在现实中却也问题明显。的问题是,如何才能确定企业的真实成本?

  前几天北京地铁价格调整,为了说服公众接受调价,还拿出了一个第三方出具的成本核定报告。但即便如此,北京地铁成本依然被认为是本糊涂账。原因无他,就在于涉事各方的公信力严重不足难以服众。电垄断改革与北京地铁调价有很大相似,难点在于如何准确确定运营成本并让消费者认可。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法国经济学家梯若尔,他获奖的理由之一就是他的规制经济学。他和他的同事找到了一个管制垄断企业的方法,既能准确核定企业成本,还不损伤企业的生产创新积极性。梯若尔的研究成果看上去非常振奋,似乎很轻松就能解决垄断企业存在的弊端。但是,如果梯若尔的研究如此神奇,那么垄断问题似乎就不应该存在了。

  坦率说,假如真想搞清楚一个垄断企业真实的成本,办法肯定比困难多,但问题就在于在中国这个有特色的市场上,能否解决各种关系人情交织形成的 信息不对称 。也即,能否使得各方的公信力得到消费者和市场的认可。笔者以为,这才是电垄断改革的真正难点所在。

大连文创教育E轮企业
2007年深圳生活服务F轮企业
大鱼自助游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