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倾情

2019-06-25 08:50:14 来源: 江北信息港

一吻倾情 第67章 烈爱伤痕(下)等到荀俊处理好手边的事情,拿到颜如昔在澳洲的地址,已经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了。似乎是近乡情怯,等他终于可以心无旁骛得追寻她,他的脚步却有些迟疑起来。她——应该是恨着他的吧。回想起,那日那人在他身下的绝望,那望向他愤怒的眼神,荀俊踏进校园的步伐停滞了下来。澳洲极富盛名的校园,景色宜人,建筑古朴,绿草盈盈。荀俊在校外等了很久,才如愿以偿地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瘦了很多,这是荀俊多日后眼看到颜如昔的感受。颜如昔低着头往前走,荀俊看不到她苍白如纸的脸。终于见到心之所系的人,他心潮澎湃,几乎是欣喜若狂的朝她走过去,只是,这种狂喜只持续了几秒,便被颜如昔身侧一道他不算陌生的身影给逼退。刚才一起出来的学生不少,他并没有看到甘一言亦步亦趋的陪在颜如昔的高大身影。一股根本抑制不住的蓬勃怒意从心底迅速的滋生,并快速地蔓延至全身,荀俊几个大步地冲到了颜如昔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颜如昔仍然低着头,尚不明就里的低声用英语说了句抱歉,准备绕过他继续往前。荀俊只觉得心头有一股大火在噼里啪啦的焚烧,想也不想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咬牙切齿的问:“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颜如昔还以为自己因为过度疲累,出现了幻听。她怎么好像听到了听到了荀俊的声音,她疑惑地抬起头一看,居然真的见到了那个让她又恨又惧的男人。一时间,她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一片,那些不好的记忆像关不住的潮水一般澎湃着扑面而来。她定定地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连带着她的声音也在发颤:“放开我。”荀俊像是被人当面狠狠抽了一个耳光,又急又气,那只握住她纤细手腕的手不由得又加深了几分力道:“快说,你怎么会跟这个小白脸混在一起?是不是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啊??颜如昔,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颜如昔!”他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女人就毫无征兆的在他面前滑到,如果不是他眼疾手快,差点就直愣愣得躺倒地上了。怎么回事?他有那么可怕吗?眼前的人怎么会就这么昏过去了?怀里的人,细看之下,面色憔悴到可怕,下眼脸下青黑一片,下巴已经瘦成一把锥子,荀俊手中握着的纤腰也在这几个月间缩水到几乎要承受不起她的身体。天,她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瘦的这么厉害?她果然过得不大好。荀俊将人送到了医院,所幸颜如昔只是受到刺激过度,再加上长时间的精神压抑,才会突然昏迷不醒。医生给她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后,宣布她并无大碍,荀俊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荀俊胸口的那一阵郁气还没有完全褪去,他下意识的摸出烟来,被经过的护士小姐礼貌的阻止,他火大的将一盒烟捏碎,塞进了垃圾桶。医生刚才说过,要隔绝会让颜如昔受刺激的源头,而他,就是能刺激她的源头。“荀俊,你大概不知道,你到底伤害她有多深。”不知什么时候,那个散发着鲜活朝气的年轻男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心平气和的对他说。那种眼神,淡定从容,似乎在看待一个极其无知的人一般。荀俊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挥拳过去的冲动,他竟然悲哀的发现自己的心底居然升起了一丝不安起来。在面对颜如昔的问题上,眼前的男人这般的笃定,反观他自己的慌乱无措,这样的局面,实在对他是极大的不利。他怎么能够忘记了,他真正的战场是那个女人的心,他已经失去先机了,他不能再任意妄为。他敛了敛心神,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年轻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痛楚,低头苦笑:“是吗?也许你该很有兴趣去了解一下,她这几个月是怎样度过的。”说完,年轻男人甩给他一张名片,转身回了病房。荀俊疑惑的看了看手中薄薄的小纸片,心理医生?有了名片,荀俊很快找到了上面的心理医生。可恨的是,有些人该死的讲求原则,荀俊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才成功求得了颜如昔的近况。严重的失眠症,甚至到了不服用药物根本无法入眠的地步,即使是睡着了,也根本无法保证睡眠的时间。每天不到四个小时的睡眠,还需要依靠药物维持?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这就是颜如昔这几个月来过的生活?怪不得她的脸色这么苍白,怪不得她整个人短短几个月就已经瘦了一大圈。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直接造成的,他都对她做了什么?不算短的分离,让荀俊已经充分的理清了他对颜如昔的感情,也充分地认识到颜如昔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追爱万里,不是他以前所以为的一时兴起,也不是因为得不到才是的。他现在才清楚地意识到:她是他的挚爱,是他想要好好捧在手心细心呵护的。可是,因为他的不冷静,他已经将他心尖儿上的人,伤得体无完肤!荀俊捏着颜如昔厚厚一沓的病例和治疗明细,整颗心像是被扔进了滚筒洗衣机,翻搅疼痛到让他都快要无法呼吸了。于是,能够得到手中的这些结果,过程中所遭受得到艰难困阻,在他眼里就根本就不值一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永远不会知道,他曾经多么混蛋,多么恶劣,是他亲手伤害了自己在乎的女人。治疗方案上面醒目的一行字,狠狠刺激的着他的双眼,让他的心也跟着疼成一团——鉴于病人的现状,治疗的同时必须与会刺激她的一切因素彻底隔绝!刺激她的因素,他,是不是她的刺激因素?不然,也不会只是见一面,那个女人就会被刺激到昏倒。这是不是代表着,他荀俊,从此就要被隔绝在颜如昔的生命之外?可是,为什么她却能坦然地面对那个小子,那个小白脸难道就能独善其身?一股又苦又涩的滋味在口腔中迅速蔓延至全身,他突然之间意识到,对那个小子的敌意,从来是因为自己对于那个女人,毫无把握的真心。想不到浪荡小半生的荀大公子,面对自己所爱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患得患失,是不是很可笑?荀俊认定,颜如昔就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荀俊自认为自己不是过半途而废的人,既然已经明确了颜如昔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让他乖乖的远离她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他没有再出现在她的面前,至少在颜如昔清醒的时候,他不会让自己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还没有混蛋到不惜一切地刺激她,紧迫逼人的让她接受自己。但是,她的生活,衣食住行,心理治疗,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渗入其中。这一次,他选择一种温润的方式慢慢侵入到颜如昔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颜如昔在医院住了几天就顺利出院,生活在不经意间又恢复如常,上学,心理治疗,她差点以为那个人的出现只是自己出现的幻觉。还好,她醒过来以后,那个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说不清她心底到底是什么感受,在重重送了一口气的同时,颜如昔居然悲哀地发现在她觉察不到的心底深处,竟然掠过了一丝失望。她居然会因为那个男人而失望,她真是够了!颜如昔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犯贱。她推脱了甘一言一起午餐的邀请,独自一人到食堂进餐,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卑鄙无耻下去,不能给那个男人任何回应,就应该斩断一切纠葛。尽管甘一言一再表示,关心她,照顾她,是他心甘情愿,她却不能因为自己害怕孤独,再贪恋他给予的那些温暖。她不配!她承认,这段日子,如果不是甘一言一直陪着她,独在异乡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撑过去。可是,她也清楚的明白,这只是依恋,她根本对那个年轻的男人产生不了爱情。所以,她该清醒一点,不能再害他泥足深陷了。已经连续吃了好多天自己喜欢的菜式,颜如昔很是疑惑,想不到身在异国他乡,居然能够吃到如此地道的家乡味,让她的心不由得为之一暖,随之而来的思念也迅速侵袭了她。不知道远在中国的父母怎么样了?远洋电话打回去,在得知重病缠身的父母已经得到很好的治疗,乍然从父母口中得知荀俊的名字,她诧异极了,那个男人居然会为她安顿好家里的一切?心理治疗一直没有间断的进行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几次的治疗,她总是隐隐的觉得本来只该存在着她和医生两个人的诊疗室似乎多了第三者的存在。日子在波澜不惊中缓缓前行,终于,一期的心理治疗顺利的完成,颜如昔也感觉自己越来越容易入眠了。就在昨天,她一夜好眠,这么多日子以来,次神清气爽的醒过来,这感觉真好。而让她自己也感到意外的一件事就是,再次想起那个男人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一开始那样的恐惧难过了,或许,一切就这样过去了。他伤害了她,他照顾她的家人来弥补,她其实可以不再恨他了。只是……毕业那天,她根本没有指望有什么亲人朋友来观礼。不过,当思念良久的父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根本就压抑不住满心的感动和温情,一下子扎进母亲温暖的怀中,泪如雨下。这一刻,她虽然期盼过,但从没想过会实现。而几步开外,几年未见的男人手捧一束扎眼的蓝色妖姬,笑得一脸温和,看向她的漂亮双眸,亮的惊人。又是他!几年不见,他整个人显得沉敛了不少,愈发的英俊逼人。颜如昔淡淡的对他说了一句谢谢。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两人次面对面,荀俊贪婪地注视着面前心爱的女人,她越来越美了。深吸一口气,荀俊将手中的鲜花送到女人的手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缓缓说:“小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没有逼迫,没有自以为是,他只是诚实地表达自己对她的眷恋。颜如昔面色一僵,并没有接过他手中的花束。重新开始?需要很大的勇气。她以为他会恼羞成怒,她以为他会做出让她难堪难过的事情,只是出乎她的意料,什么也没有发生。他真的变了。以后的几年,充分的印证了她的感觉,自大,狂妄,桀骜不驯的荀大少在她面前变成了另一个人。他真正的做到了以前她一直在他面前强调的尊重。五年的纠缠,实在不算短,颜如昔终于明白一件事情,无论如何,她是逃不开这个男人为她织就的情网,而且到了,她也发现自己并不愿意逃开。那么,就在一起吧。那场全城瞩目的订婚仪式,那个以前都是高高在上的男人给予了她的礼赞,在那么多人的见证之下,他单膝跪地,祈求她允诺成为他的另一半。烟花绚烂,玫瑰妖娆,颜如昔知道她再也逃不开了。那么就次纠缠在一起,一生一世。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好不容易啊!

合肥好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齐齐哈尔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益阳治牛皮癣专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