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糙汉的宠妻日常穿书

2019-06-25 08:50:12 来源: 江北信息港

苏恬亲了他一下就跑开了, 来到桌前拿起自己的雪花膏,“对了,你说店铺起什么名字好?”。♀杂$志$虫♀男人眸色深深的看着她,没说话。“怎么啦?”见他只看着自己,苏恬笑, 女人露出洁白的贝齿, 黑眸弯弯的,看起来特别明媚惹人。“你有什么想法吗?”宋衍了起来说。“苏家小铺或者是宋家小铺?”苏恬说, 其实她也没有更好的想法,因为镇上的店面写的都是什么李家张家她也就入乡随俗想了两个。“就个吧。”宋衍抱了她一下,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亲。苏恬正打算抹雪花膏,抬眸看了看,男人垂着眉眼,笑了,“回礼。”苏恬:“……”宋衍倒是没多纠缠, 只是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一下,转身出去做饭了。苏恬回过神,指尖握着盒子, 不知为何,脸忽然有些发烫,心跳有些快,她觉得刚刚的宋衍好帅。苏母出去打听了下, 得知苏恬开店这事并不是捕风捉影, 而是从张家丫头那里传出来的, 说是还从她们厂子进了布料。动静拉扯的这么大,村里人大都也都是看热闹的态度,苏母脸色难看,抬脚就往宋家走去。大门没关,苏母正要进院就瞧见她那大女儿趴在猪圈那往里面扔菜叶子,女婿宋衍拎着饲料桶从后面过去,俩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离的特别近,然后宋衍又将苏恬抱了起来。苏母:“……”这实在不像话,大白天的院门不关严腻腻搂搂抱抱,简直瞎胡闹,苏母气的老脸一红,也忘了要质问什么了,转身出去了。大门被人砰的甩了一下,宋衍和苏恬同时抬头,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刚刚是谁来了吗?”苏恬问。“可能风刮的。”宋衍的表情没什么波动,将苏恬放在矮墙上坐着,伸手去解她的鞋带。刚刚苏恬说自己的鞋里好像进石子了,宋衍便将她抱了起来。“我自己来吧。”看着宋衍确实从鞋子里倒出一个圆圆的小石子,苏恬有些不好意思的接了过来,鞋子她还是会穿的,只不过有时候宋衍好像下意识的在将她当小孩子照顾。“上面系紧一些就好了。”宋衍说着,顺便动作利落的将她另一只鞋带也紧了紧。苏母从宋家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拐到了村子另一头的郑家。郑外婆在院里捆几把小葱,苏母笑着走过去,“婶子,在忙哪?”“哎,亲家来了。”郑外婆放下手里的东西,将人请进屋,“快进来坐。”苏母也没客气,走了进去,“您家收拾的可真干净。”“呵呵,都是他们那两个小的没事过来收拾收拾。”她笑了笑说。屋里桌上有盘瓜子和苹果,郑外婆拿给苏母。苏母抓了把瓜子,坐在炕上,开门见山的问郑外婆,“婶子,我听外面的人说大丫他们两个想开店,这事你知道吗?”“我不知道啊。”郑外婆在另一头坐下。苏母见她说不知道,顿时就像找到了盟友,嘴皮子利落了起来,“按理说他们两个成家了,我这当妈的不应该再插手了,可是这开店哪是小事啊,咱们村也不是没有出去干过的,那不都赔了吗,有的连家都没了,不过我觉得这事应该怪大丫,那孩子主意正。”郑外婆听她说完,摆了摆手,“我看那闺女挺乖,我那外孙子主意才正。”“不管谁的注意,这去镇里开个店得多少钱啊,有那钱干点啥正事不好,你说是不是婶子?”苏母说。这宋衍虽说在村里是特立独行但有名的孝顺,苏母想着本来郑外婆知道后想法肯定是和她一样的,不成想,郑外婆听到她这话,只是笑了笑,“亲家,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年轻人嘛,肯定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敢闯敢做,和咱们不一样,咱们觉得不成,没准他们就成功了呢?”“再说就算失败了,这折腾折腾对他们年轻人来说也是好事。”郑外婆并不以为然的说。苏母明显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愣了好一会,“婶子,你就忍心他们有钱拿出去败?”“他们有钱愿意败就败,总比给别人败强不是?”郑外婆看着苏母,“他们有钱愿意咋花就咋花去,只要不偷不抢我们就甭管了,若真是赔了我们当长辈的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说是不是亲家?”郑外婆话落,苏母脸色忽然不怎么好。“吃啊。”外婆拿起一个苹果递过去,这些东西都是宋衍和苏恬拿过来的,俩孩子孝顺,时不时就会送点吃的过来。苏母现在哪有心情吃东西,看着郑外婆慈祥笑呵呵的模样,不知为何心口堵的疼,这老太婆啥意思,感情他们要是赔了还得靠父母补贴?“婶子,我先回去了。”苏母起身说。“再坐会,中午在这吃,那俩孩子可能会过来,到时候咱们再好好问问。”郑外婆说。这会非常不想看见他们的苏母头也不回的走了。没过多会,宋衍果真带着苏恬上门,俩人捧着一小盆昨天宋衍在山上打的兔肉。“哎呦,你俩有什么东西自己留着吃,不用总往这里拿,就我老太婆一人,哪吃的了这些东西。”“外婆,放这里了。”苏恬笑着将东西放下,被郑外婆拉进了屋,地下的瓜子皮还没来得及扫,郑外婆对苏恬说,“你母亲刚走。”苏恬愣了下,反应过来是苏母,笑了笑。“怎么,你们要开店的事她才知道啊。”苏恬点了点头,想去找扫把,找了个理由说,“近忙,忘告诉她了。”“你这小丫头。”郑外婆笑了笑,不知有没有看破,但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店里准备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开业?”“就这两天吧,孙姨正在赶工,等开业了请外婆过去助阵。”苏恬笑眯眯的说。“哎呦,我可不成,一把老骨头了。”老人摆摆手,但眼角都笑出了褶,“人都找齐了吗,那你们晚上怎么办?”村子到镇上每天都通车,但来回就要一个多小时,怪折腾的。“暂时是打算来回跑,孙姨也回家住,店里还有个伙计,是林旺帮找到的一个小伙子,之前在镇上鞋店打工,晚上可以住在店里。”苏恬说。外婆笑着点了点头。俩人还在聊着,这时宋衍拿着扫把把屋里的瓜子皮扫了,苏恬想起来帮忙,被外婆拉住了,“没事,大男人干点活累不坏。”苏恬和宋衍对视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吃过中午饭,郑外婆感觉到自己的外孙子时不时用眼神在示意她,黑幽幽的眼珠子生怕她老糊涂忘记什么似的。没和这小崽子一般计较,外婆起身,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巴掌长的小木盒,“丫头,过来。”外婆将苏恬叫过来,将盒子交给她。“这是什么?”苏恬有些好奇,盒子是红色的,厚重且很沉,不过她没研究过这些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开看看。”外婆笑。苏恬依言打开,随即惊讶,木盒里面是一套黄金首饰,项链手镯戒指一共有五件,且个个都有成人手指那么粗,“外婆。”苏恬轻轻合上,又递了回去,“这个太贵重了,您还是自己留着吧。”她以为这是外婆自己积攒下的东西,有些不敢收。外婆没想她会这么说,门口的宋衍也是一愣,看着面无表情的脸其实身体有些紧绷的看向苏恬。“这不是我给你的。”外婆笑了,可能猜到她是怎么想,将盒子又塞到她的手上,“这是宋衍妈妈留下的物件,就是为了传给她儿媳妇的,如果你不承认这个身份可以不要,若是你承认自己是我的外孙媳妇那就收下,等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再留给他。”“……”没想到是这样,苏恬看看外婆又看看不知在忙什么的宋衍,犹豫了下,便收下了,“谢谢外婆。”外婆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在现世苏大小姐有很多首饰,钻的宝石的翡翠的,可从来没有一样像现在手里这种朴实的,沉甸甸的,让她格外珍视,同时,她也头一次对宋衍的过去产生了些好奇。宋衍见她收下了,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眸底有些笑意,转身去忙了。这个没出息的,外婆在心里笑骂了一句,但同时又叹了口气。这套首饰确实是宋衍妈妈留下的,那个时候他们夫妻俩刚生下宋衍,便花了当时所有积蓄打下了这么一套首饰,说留着给儿子娶媳妇用。后来那俩人不在了,这套首饰她也没再见过,本以为早就变卖送人了或者留在那个家了,可前几天,宋衍忽然又将它拿了回来,交给她,大小伙子含含糊糊还有些害羞的想让她交给苏恬。不管怎么样,这小子是自己承认这个媳妇了,看着他们好,郑外婆也跟着开心。从外婆家里出来,俩人沿着小道往家里走。宋衍忽然说,“你不用留着。”“嗯?”苏恬心里正想着事,看着他。“给你的就是你的了,你想留着或者卖了都行。”宋衍看着她说。这是告诉她可以把这首饰卖了换钱花吗?是因为知道她近缺钱吗?苏恬不知为何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的了,认真将盒子捧在手里,“那可不行,我得留着。”其实他想问问她留着做什么,但是看着走远了脚步轻快的女人,他勾了勾唇,跟了过去。

保定癫痫的医院
济宁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双鸭山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