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偶 第二十八章群居

2019-10-12 22:57:50 来源: 江北信息港

骄偶 第二十八章群居

晨曦看着樱桃,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歉然。

墨蓝色比甲少女又冷哼一声,回头看晨曦一眼,不咸不淡道:“有些人自以为抱上了大腿!”

晨曦面无表情,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不承认自己是某个人的大腿。

晨曦所理解的大腿,就是人体肢体的一部分。她是一个完整的个体,被比喻成一截肢体,不是侮辱人么?

不过对于此,晨曦也犯不上生气,她选择无视!

樱桃见墨蓝色比甲少女讨了个没趣,越发觉得晨曦这人很有意思,嘻嘻笑了笑。

春嬷嬷将这批新进来的小丫头们安排在洞庭轩。

这洞庭轩名字取得雅趣,可实际上却是整个府邸为偏僻的一隅。

不过洞庭轩外面倒是有个不大不小的湖,湖边有人工巧匠雕砌的假山嶙峋,还有乘凉的亭台。

只是适逢冬日,湖里只剩下一片枯萎残败的荷梗,湖面碧波无痕,仿佛一潭死水

。假山被残雪盖住一半,凉亭四周的卷帘在风中飘荡着

杳无人烟的,似被人遗忘的这一隅,看上去别样的凄凉萧索。

“咱们就住这里啊?”有人小声嘀咕道:“看起来好荒芜的样子,好久没住人了吧?”

“这模样一看就是好久没人打理过的,阴冷嗖嗖的”墨蓝色比甲小丫头说道。

晨曦却挺高兴。

没人好啊,她喜欢清静了。

“看来一会儿还要咱们自己动手收拾呢!”樱桃一脸意兴阑珊的模样。

“嗯!”晨曦没心没肺的笑道:“这个简单!”

推开房门后,樱桃差点儿喊了娘。

这地方真的是萧侍郎的府邸么?

简陋不说,还那么大灰尘,百八十年没住过人,也不过如此吧?

“晨曦,这会儿你说不出‘这个简单’的话来了吧?”樱桃皱着苦瓜脸一边轻声咳嗽一边回头问道。

晨曦黑瞳熠熠,轻扫了一圈后耸了耸肩道:“交给我!”

灰尘是地球人类讨厌的东西,因有碍环境卫生,危害人类健康,因此古往今来,人们总是‘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无论哪个星球,人类的生息,离不开灰尘!

阳光经过灰尘的散射而变得柔软,人类看遥远的天空,才会随高度的降低而逐渐由蓝变白。灰尘还具有吸湿性能,假如空气中没有灰尘,地球的上空将难以有云雾,更难以形成雨和雪来调节气候,那么地球上的水将越来越少,所有的生物都将面临灭绝。

当然,晨曦知道这灰尘论说了,她们也听不明白,说不定还会以为她神经有些问题。

不提也罢!

樱桃却因晨曦的话心头一阵感动。

“看你说的大话,这收拾起来可费事呢,我可不敢全让你一个人干,万一晚上还没拾綴好,可不是连个睡觉的地儿都没有了”樱桃说着,卷起了袖口,往一旁放着洒扫用具的小耳房走去。

晨曦见状,也跟了上去。

本来打扫个卫生什么的,对她来说完全不费事儿,也就是几秒钟之内就能搞定的任务。

不过既然自己现在的新身份是奴婢,且又是在这样的群居生活环境里,异能还是能免则免吧。

于是新上岗的小婢女晨曦爽快地加入了劳动大军,在洞庭轩里干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晨曦不是有经验的,但是踏实肯干的。

作为一名合格的双子星战士,她该具备的品质是,随时随地进入作战状态,随时随地融入时代环境。

一般来说,跨星球任务从来都是不该是晨曦这样的低等级战士能胜任的了的,但是晨曦却因这一次意外的滞留而得到了被族长亲授任务的机会,这样大的殊荣,想想就够让人不淡定的。

晨曦激动之余,便觉得就算是干这样脏乱的活儿,也让人充满了热情

她口中哼着樱桃她们都听不懂的小曲儿,手上攥着两块抹布,龙飞凤舞般的从各个窗棂上扫过。她手上的动作看似随意毫无章法,可抹布所过之处,纤尘不染,好似原本灰败的颜色,也顿时变得鲜活起来

樱桃看呆了,握着手中的扫帚停下,呐呐问道:“晨曦,你当真是次为奴为婢?”

晨曦头也不回,声音轻快的应了声是。

她像是陀螺一般,飞快的在同伴们身边穿梭着,只一瞬的功夫,就把自己负责的任务打扫干净了。

樱桃终于不淡定了,咽了口口水,从院外提了一桶水进来,麻利地拧了块抹布,撅着屁股推着抹布开始擦地板。

晨曦做完自己分配到的任务后,并没有高高挂起,自觉地将春嬷嬷分配过来的被褥整理妥当,分开送往各个房间

其他的丫头们也惊讶于晨曦高效的工作效率,适才对于她的轻视无形间似乎减淡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洞庭轩也升起了明亮的烛火。

橘黄的光晕充填着整个堂屋,将小丫头们的剪影投射在窗棂上。

萧索荒凉随之扫去,充满人气洗刷一新的房屋内不时传来几声嬉笑,少女们清凌凌的嗓音是这寂静夜色里迷人的背景音。

丫头们围着几桌吃饭,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儿。

一个下午的默契配合后,她们很快便熟悉了起来,相互介绍着自己,分享着彼此的‘从业经验’。

晚膳是大厨房那边的婆子分配过来的,吃食比起她们以往在别的府邸用的,倒是要丰富一些。有肉菜,也有素菜,还有米饭的分量和口感,也是极好的。

没有从业经验的晨曦一个人端着一个小托盘,在堂屋临窗的小几边坐下,闷头吃饭。

对于其他丫头们而言的美味的晚膳,对晨曦来说,简直就是难以入口。

在大周这两年来,她可以毫不自夸地说几乎尝遍了地球人类创造精神做出来的所有美食,以至于把自己的口舌都宠坏了。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作为一名有觉悟的奴隶工作者,没有权利要求过多,因而她只是默默的坐在一隅里,数着饭粒机械性的吃着。

樱桃吃了一会儿,抬头没发现晨曦的影子,扫了一圈后,端着小托盘挤了过来。

“晨曦,你怎么不跟大家一起在那边吃饭?”樱桃嘴里含着饭,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晨曦皱了皱眉。

樱桃刚刚说话的时候,似乎喷了点什么过来。

她低头看了看还剩下大半的米饭和肉菜,然后果断搁下了筷子。

“我吃饱了!”晨曦笑道。

“还剩下这么多呢,怎么,你没有胃口?”樱桃睁大眼睛问道。

“一半原因!”晨曦抿嘴一笑。

“一半原因?”樱桃眨了眨眼,反问道:“那还有一半是什么啊?”

晨曦有点儿难以启齿。

她该怎么跟樱桃说呢?

说她不能接触到别人的口水?

说刚刚你飞了一点儿唾沫星子在我的饭菜里,我怕吃了后一会儿会扑街?

不行,这样被樱桃骂一声矫情事小,被她们发现什么异常的话,可了不得。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专家是谁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医保医院吗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专家电话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如何乘车
本文标签: